给北京的学校安上空气净化穹顶

2013/1/28 10:03:43 Broadwell 北京顺义国际学校 雾霾 气膜体育馆 运动健康

  (摘自圣西睿智医生为纽约时报中文网撰稿)

   在北京机场附近的顺义居民区,那里满是风格保守的别墅群,别墅群的周围则是玉米田和零星分布、日渐式微的村落。喝着星巴克的咖啡,眼前的景象几乎会让你觉得已置身于美国加州核桃溪市——只是在这里的星巴克,咖啡的价格贵了不止一倍,而且有时还没有低因咖啡。这一赝品高端社区也并非没有可取之处,它拥有一些优秀的私立学校。北京德威英国国际学校(Dulwich College Beijing)便是其中之一,该校最近在新运动场上修建了一个封闭式穹顶。而在其附近,它的竞争对手北京顺义国际学校(International School of Beijing)在巨大的室外运动场上修建了两个超大型穹顶,建成典礼刚刚在周二举行。这些只不过是封闭式室外体育场罢了,而且美国的很多学校也有,那还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这些穹顶不是为了防雨或防雪,而是用来抵御空气污染,穹顶里面装有过滤烟雾的大型清洁装置。
  在北京,空气污染指标爆表是常有的事,也是尽人皆知的事。很多父母对此感到惶惶不可终日,因为他们担心空气污染会给孩子带来健康危害。我在北京从事家庭医生已有六年,这期间,尤其是在了解了相关研究之后,空气污染问题也让我变得忧心忡忡。而最让我感到担心的便是广为人知的南加州大学儿童健康研究(USC Children’s Health Study)的调查结果。该研究在雾霾笼罩的洛杉矶跟踪调查了4到12年级的学生9年多的时间。结果发现,污染最严重的校区的孩子们的肺功能日渐受损。该机构的后续调查结果同样令人担忧,他们发现,在这些孩子18岁时,也就是肺部大部分发育完成之后,这些受损变化依然存在。换句话来说,这一肺部损伤可能是永久性的。但我们有必要保持些许谨慎的态度,因为研究中心的结果,虽然在统计学上具有重要意义,但在临床上可能不会对那些学生造成重大影响。然而,人们仍担心空气污染会为学生的长期健康带来危害,而且会影响孩子们在成年之后的寿命。鉴于各式各类的研究,我认为,我们不仅要审慎地采取行动,而且事实上,保护学生也是当地学校道义上的责任。
  到目前为止,我已连续数年在我的博客上呼吁这一问题。有几所学校的校长对我十分恼火,因为他们和忧虑的家长们发生了争执,这些家长经常在他们面前拿我的文章说事。由于多方面的压力越来越大,很多北京私立学校在过去几年中出台了针对空气污染的行动计划,这些学校每小时都会通过多个网页和智能手机应用执著地跟踪空气质量指数(Air Quality Index),一旦空气污染达到指数指定的标准,学校便会停止室外活动。例如,如果质量指数在250附近,那么当天所有的室外文体活动都很有可能被取消。尽管这一数字可能对很多人来说都是高的离谱,然而该数字在顺义却是家常便饭,北京顺义国际学校的学生去年差点因此而染上了幽闭症,因为学生们有35天都被禁止外出活动。因此学校决定修建两个巨型的穹顶,覆盖其网球场和其室外运动场广阔的区域。如今,即便顺义的空气质量指数再严重,顺义国际学校和德威学校的学生们再也不用望着窗外的雾霾而兴叹;他们可以在这些穹顶内休闲、开展体育运动。
  尽管我对这些学校采取的措施感到非常高兴,但对于学校建造“防污染穹顶”所带来的影响,我感到不安。当我首次看见顺义国际学校体育场的穹顶拔地而起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为了应对污染,这个城市的学校不得不采取这种办法,为什么我还要生活在污染如此严重的城市?”在来北京之前,我住在美国加州的索罗马郡,该郡不存在空气污染的问题。每天,我都会驱车前往我在盖尔纳维尔的诊所,经过漂亮的葡萄园,观看雄伟的热气球在早晨清新的空气中升起。对于我来说,能看到这些景象是一种难得的殊荣。唯一能引发空气污染的就是偶尔发生的森林火灾,而且在这里,大雾也不会让人感到大祸临头。
  我对这些穹顶的第二个反应就是它们显然代表着财富和特权,而且我对此感到尤为不安。在空气质量指数超警戒线的日子里,少数学生得到了保护,然而成千上万的当地公共学校的孩子们仍在外面嬉闹,这样公平吗?我们是否应该让所有的学校都修建穹顶呢?而且在预算有限的情况下,学校又能采取哪些保护措施呢?对于学校来说,要保障学生们的长期身体健康,是购买符合MERV-13标准的HVAC过滤器更好,还是提供低盐、不含碳酸饮料的午餐更好?
  尽管这些影响仍让我感到不安,但我不得不承认如果让我为自己的孩子(虽然我和我太太目前还没有子女)选择学校,假若A学校和B学校在主要的学术实力上旗鼓相当,那么,诸如防污染穹顶这类的环保计划必将成为我考量的决定性因素。我觉得,如果学校坐落于与北京类似的城市,谁能提供最洁净的空气,谁能最大程度地保障学生的室外活动。这实际上会成为学校的一个重要卖点,而且学校之间也必然会因此而展开竞争。
  显然,北京的家长们更容易将主要精力放在这不可避免的雾霾天气上,但我认为很多家长忽略了其他的重大健康问题。在儿童健康这个大的议题上,诸如肥胖、营养和缺乏运动所带来的风险可能要比空气污染高得多。诚然,会有人说,完全不运动比在糟糕的天气里运动对健康的影响更坏。但是,如果运动对健康的影响比污染对健康的影响更大,那么因为室外活动的取消而导致缺少锻炼难道不值得令人担忧吗?我认为这种说法同样成立,这也是我为什么犹豫不决,但最终选择支持修建防污染穹顶的原因。有消息称,北京空气的大幅净化需要多年时间,因此实施这些权宜之计确实有其依据。我希望我们无需对此展开争论,但是既然争论已经浮出水面,而且穹顶已然“拔地而起”,那么要我说的话,就随它去吧。让我们揭开大兴修建穹顶的序幕吧。

© Richard Saint Cyr(圣西睿智医生)是来自美国的家庭医生,现在在北京的和睦家诊所工作,撰写着健康博客myhealthbeijing.com。自2007年起他与太太在北京居住。